联系方式:0791-83868631
江西省卓泓水利建设有限公司

河长制,让每一条河流都荡漾活力

发布时间:2016-09-13 15:35:47

1BCF7A251A09B55E5E698A5E4C899203.jpg

江西靖安县北潦河上,保洁员在打捞垃圾 经济日报记者 李华林摄

 

河流穿过山川,流经村庄、城镇,受到各种污染,变得浑浊、黑臭。然而,因为一个个“河长”的出现,现在,河流又回到当初的模样。

“河长制”,这个由江苏无锡首创、源于蓝藻暴发的水环境管理制度,由于实施以来效果不错,近些年陆续被国内各地借鉴,安徽、福建、云南、天津、江西等省市纷纷设立“河长”。由此,一个新的具有鲜明特色的河流管理机制,在城乡大地逐渐成长起来。

面对日趋严峻的“水危机”,“河长制”作为呵护河清水绿的可行探索,能够发挥哪些作用?又是如何发挥作用的?记者近日走访了江西、天津等地,一探究竟。

每一条河流,都是河长们心头的“乡愁”

怎么治理一条河,管好一片湖?江西给出的答案是“河长制”。在这个湿润多水、河网遍布的南方省份,祖祖辈辈的人们都在学着和水打交道,现在,他们对如何治水有了更透彻的理解。

作为水乡人,江西省水利厅厅长罗小云认为,“河长制”让每一片需要保护的水域有了责任主体,使原本无人愿管、易受污染的河流,变成了萦绕在“河长”们心头无法放下的“乡愁”。

“从前治水,治理了几十年,年年治,年年反弹。”罗小云说,根本原因在于水环境管理体制不完善。比如江西管辖范围内的河流沟渠,以往有些是省水利厅直接管理,有些由所在市县管理。表面上看是各负其责,但省管河流很多是从市县经过,管辖范围的交界处,推诿、扯皮现象时有发生。

2015年,江西借鉴其他省市“河长制”管理的经验,开始实行区域与流域相结合的“河长制”,设立省、市、县(市、区)、乡(镇、街道)、村五级“河长”。由省委书记担任省级“总河长”,省长担任省级“副总河长”,其他省领导分别担任赣江、抚河、修河、鄱阳湖、长江江西段省级“河长”。这在我国已实施“河长制”的省市中,覆盖面最广,规格最高,体系最完整。

河流养护落实到党政领导身上,首先解决了原河道水环境管理责任不清、职责不明的问题。定点到人,过去可以推的事情,现在责任划分清楚了,推也推不掉。由党政首长来挑水环境管理的头,就是抓住了管理的源头、责任的源头和治污的源头。

江西“河长制”的重点在于防,而位于海河入海口的天津,则主要在于治。“这些年天津工农业快速发展,来自上游和本地的水污染越来越严重,水少、水脏、水流不畅成为严峻挑战。”天津市水务局副巡视员梁宝双说,黑臭水体之痛唤起了天津的治理决心。2013年,天津在全境内推行“河长制”,目前共有厅局级河长35人,街镇级河长173人。

梁宝双认为,“河长制”能最大限度整合各级党委政府的执行力,弥补多头治水的不足。天津市成立了河道水生态环境管理领导小组,由分管副市长任组长,下设河长办,建交、财政、环保、国土等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。治水不再是某一个部门的任务,而是整个天津的大事。

每一位河长,就是每一段河流的“呵护使者”

潮白新河是天津的一条人工行洪河道,水面开阔,风景怡人,最惹人注目的还是河道边竖起的一块河长公示牌,上面写明该河段“河长”的姓名、职务和联系方式。在天津,几乎每一条河流都有这样一张“身份证”。宝坻区水务局局长何建华说,这是为了方便市民监督河流管理。“‘河长’作为第一责任人,负责河道日常管护,群众一旦发现偷排、污染等问题,可以随时联系‘河长’举报。”

“有问题找‘河长’。”宝坻区宝平街道办主任郭静超对此深有体会,任潮白新河镇街级“河长”不过一年,他已经习惯接到群众的举报,小到发现一张冰棍纸,大到乱排乱放,只要有人指出问题,他就必须协调相关部门给出反应。除了接受群众举报,郭静超还经常到河边转转,发现有人丢了垃圾,马上捡起来带走。“‘河长’不是职务,更多的是一种责任。”他说。

相比于镇街级河长的郭静超,南昌市市长郭安肩上的担子更重,他既是南昌市的“副总河长”,也是赣江南昌段“总河长”,对属地河段环境、水质、截污、绿化等负总责。郭安说,有问题要找“河长”,“河长”也要主动啃硬骨头。郭安担任“河长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铁腕治砂,协调司法、环保、水利等多个部门,整治非法采砂这个困扰赣江多年的痼疾。

事得有人管,管事的人更需要监督。“河长”走马上任后,如何调动他们治水的主动性,避免“河长制”落得一纸空文?天津采用的方法是严格考核与奖惩制度。“河流管理的成果已经纳入各级‘河长’的政绩考核。”梁宝双介绍,天津市采用定期考核、日常抽查、社会监督相结合的方式,对河道水生态环境管理进行打分,结果每月汇总,年底再通过媒体公示各区考核分数的排名,“晒成绩单”。

其中社会监督是重要的一环。天津市民杨毅是一名上班族,也是海河的义务监督员,他把平常的监督工作总结为“闻、看、察”。“闻水质是否有异味,看河道排水口是否有异常,再观察水的颜色和水利设施。每月20日前给河流治理情况打分。”监督员的分值,是各级“河长”水环境管理的重要考核指标之一。

上有考核,下有监督,天津市宝坻区副区长艾玉昆直言“压力山大”。一旦考核成绩不理想,不仅要面临核定资金被扣罚,还会受到相关领导的“亲自接见”。在宝坻,年终考核成绩排名后三位的街镇,将被区委书记和区长约谈,督促限期整改。

每一天过去,河流的呼吸都更加清新

在江西宜春市靖安县,古老的北潦河自西向东,从群山中蜿蜒流过。60岁的双溪镇香田村村民熊洪珍在北潦河边生活了半辈子,这几年,她感觉到水环境在慢慢变好。“原来涨一次水,水面上都是垃圾,现在看不到喽。”

垃圾成堆、时有腥臭,曾经是香田村人关于北潦河的记忆,而这一切随着“河长制”的推行终于有了缓解。2015年靖安县在江西率先启动“河长制”试点,编制了一张覆盖全县河道和水库的“管护网”:聘请200多名专职保洁员,每天定时定点清洁河道,修建垃圾池,投资污水处理厂……“水更清澈了,不少村民开始在河边钓起了鱼。”香田村村主任甘朝勇说。

改变的除了环境,还有人。甘朝勇感慨,“河长制”影响到了每一个临河而居的百姓。“以前没人管,大家你扔我也扔。现在有‘河长’监管,有巡查员巡视,保洁员每天下河打捞垃圾,大家也不好意思再乱扔乱排了。”村里人不仅开始约束自己和家人的行为,碰到陌生人向河道扔垃圾也会主动制止。

 

更深的影响还在岸上。靖安县水务局局长王仕钦说,“河长制”让考核重心发生调整,环境倒逼的压力使地方自觉地将治污纳入常规,并抓住契机加快了经济结构转型升级。在靖安,凡是可能对河流环境造成严重污染的行业一律被拒之门外。“我们现在的重点是发展旅游业、绿色产业,打造全域有机农业。”

天津也逐步把水作为发展的立足点。以宝坻为例,自2013年以来,宝坻进行污水处理、节水等技术改造,淘汰落后产能,累计治理工业企业污染源67家,规模化养殖场113家。天津感官水质异常河道也由此从211公里下降到34公里,环境卫生不达标河道从53公里变为全部达标,综合考评优秀河道从620公里提高到2274公里。

  • 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红谷中大道普瑞花园电子大厦南楼1502室
  • 邮编:330000
  • 电话:18000200061

手机:18000200061 E-mail:jxzhuohong@163.com 网址:www.thenoisyrabbit.com 赣ICP备16005530号 技术支持:南昌互易

天天中彩票观望